• 西藏航空举行“冬游西藏”总结推广会 2019-01-04
  • 中国金茂自信满满开放首个实楼科技工艺样板间:扒开面子看里子  2019-01-04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外媒记者:稳步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中国更加美丽 2018-12-30
  • 非遗展里的“甜蜜技艺” 2018-12-30
  • 浙江省快乐12走势图 > 都市言情小说 > 总裁是个宠妻狂魔
    本书标签: 都市言情  霸道总裁  绝对宠文     

    极速快三大小单双技巧:这样了也能理直气壮

    总裁是个宠妻狂魔

    浙江省快乐12走势图 www.3rbp.com “我们分手吧?!?/p>

      安梓璃站在天桥上,双手靠放在栏杆上,微风轻轻吹拂着她精致的脸上。

      前十分钟还在这里等着她的爱人,下一秒一通电话过来简单的一句分手,安梓璃连疑问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挂断。再打过去,就是无人接听。

      手里提着Goldlion的手提袋,里面是Goldlion品牌的领带,这是她省吃俭用两个月才买来的领带。安梓璃低头看了看自己紧攥着的手提袋,鼻子一酸,眼泪划过脸颊。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再坚持一下?都熬过三年半了,大学也都快毕业了。今天是他的生日,所以她选择了他最喜欢的牌子Goldlion的领带送给他,可是他呢...

      一通电话进来,安梓璃看了来电显示,思颖。

      “喂,思颖,怎么了吗?”安梓璃刻意掩饰了自己的哭腔。

      “梓璃,许季晨在你身边吗?”隔着屏幕,思颖着急地问道。

      哪壶不提提哪壶,安梓璃只觉得更加难受,咽了咽口水,皱着眉头难受得掩饰哭腔,说到:“我们..刚刚分手了?!?/p>

      “什么?!快,快来顺捷酒店,我刚在顺捷酒店开房门拿外卖的时候,瞥见许季晨和利雪霏进了604号房?!?/p>

      安梓璃听得有些错愕,都忘了自己在哭。转身拦下了一部的士,“师傅,去顺捷酒店?!?/p>

      到了酒店门口,匆忙地给了车钱,下车就看到思颖站在酒店门口,焦虑地走来走去。

      思颖见安梓璃向她走来,鼻子连双眼都有些微红?!澳憧蘖??”思颖小皱了下眉头,问道。

      “真的是他们吗?你有没有看错?”安梓璃带着少许的哭腔,着急的问道。

      “我会看错吗?”思颖声音沉了沉,看着自己闺蜜这个样子,心里也有些心疼。

      两人坐着电梯上了6楼,看到思颖的男朋友站在那等着他们,安梓璃就没有疑问思颖在这里干嘛,可想而知。

      安梓璃站在604号房门前,发现门竟然是没锁。

      是有多着急,连门都忘了锁,安梓璃心酸的冷笑道。

      “嗯..嗯..啊..轻点..季晨轻点..疼..”

      卧室里一声声娇喘,听得安梓璃有些喘不过气。

      她站在那看着卧室内两人如漆似胶,一丝不挂地在她面前。她只觉得动弹不得,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滚得火热’。

      “季晨,你是不是已经跟那个穷女人分手了?”床上利雪霏有气无力地问着,语气听起来就像是诱惑。

      “那穷女人除了脸蛋好了点,这三年多都快受够她了,瞧那穷酸样?!毙砑境恳涣巢恍?,语气透露出全是嫌弃。

      利雪霏满意得笑了笑,故装可怜得继续说到:“可是她喜欢了你三年多哎,你对她肯定还有感情!”

      许季晨冷笑,勾起利雪霏的下巴,说着:“三年多而已,三年多还是那副穷酸样。哪里有宝贝你美妙呢?”

      “讨厌~也是呢,她那穷酸样怎么能配得上许家大少爷呢?!?/p>

      安梓璃手捂住嘴巴,悄声得哭了起来。穷酸样?她今天身穿粉色的露肩雪纺短裙,腰间的蝴蝶结可爱动人,层层叠叠的蕾丝点缀在美丽的裙子上。黑茶色长长的卷发披散及腰,皮肤细如白瓷,琥珀色盈盈动人的眼眸却微微泛红,不薄不厚的刘海适中刚好从眼皮上穿过,长长的睫毛巴眨着被眼泪打湿。这是她离家出走穿的最后一件昂贵的衣服,今天她特地精心打扮,想给他一个惊喜,可他却给了她一个惊吓。

      转身悄无声息地走出了房间,靠在玄关旁的墙上蹲了下来,低着头,肩膀微微颤抖着。

      “怎么样?”思颖见安梓璃出来,比刚刚哭得更惨了,蹲在安梓璃身边小心得问道。

      安梓璃没有讲话,肩膀颤抖得更厉害,可见哭得很凶。

      思颖突然火气涌出,起身用脚用力得踹了下房门。里面两人听到动静,许季晨急忙得套了下睡袍,皱着眉头冲了出来,“谁??!”

      “你怎么在这?”许季晨走出卧室,直奔房门才看清思颖的脸。

      “你妈#,许季晨!你#&还是不是人?耍我们安梓璃好玩是不?白白浪费她三年多,现在和利雪霏搞一起?”思颖气汹汹地推了一把许季晨,气得就差给他一巴掌了。

      这时许季晨才瞥见门外旁蹲着的安梓璃,仔细看去被安梓璃今天的穿着属实惊讶到,转眼恢复正常,语气讽刺得说到:“怎么?穿这么好看,你也是来和别人开房的然后偶遇了我?”

      安梓璃听到许季晨冰冷地声音,身体僵了僵。

      思颖听后火气更大:“明明是因为你,所以梓璃今天特地穿这么好看?!?/p>

      “哦?是嘛,那谢谢您了?!毙砑境孔急缸斫?,将门关上。

      安梓璃站了起来,抬起头,走到许季晨面前,有些哽咽地问到:“为什么要分手?”

      许季晨看着安梓璃红肿的眼睛,心里抽痛了一下,脸上却面无表情。

      “玩腻了呗,在一起三年多,为什么不让我碰你?”,许季晨嘲笑般得回答着,并将脸凑到安梓璃耳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得见的声音继续说着:“难道安小姐早就不是处了,骗了我三年?”

      安梓璃听到这话,错愕得瞪大了眼睛,眼眶掀起了一层雾气??醋判砑境康牧撑部?,一张帅气的脸上写满了嘲讽。

      “啪!”

      安梓璃抬起手一巴掌扇了过去,眼泪爬满了整张脸,“许季晨,你无赖!”用尽了全部力气怒吼道。

      “瞧你那穷酸样,真没素质?!毙砑境勘浔炯永鞯胤泶?。

      安梓璃无视了他这句话,转身就朝楼下出口跑去,她想离开,离开这个令她窒息的地方。

      “许季晨你给我等着!”思颖连忙拉着男朋友向安梓璃方向跑去,担心安梓璃会做傻事。

      许季晨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远,转身进了房间,关上了门。整个人靠在墙上,脸色难看,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利雪霏穿着睡袍,走到许季晨身边,靠在许季晨怀里,说着:“大喊大叫的,真没素质?!?/p>

      “……”许季晨没吭声。

      “梓璃...”

      “我没事?!辫髁低?,朝思颖笑了笑。

      “笑得真难看,难受就继续哭,别勉强自己了。我就没见过,被抓奸还他妈这么理直气壮?!彼加彼私獍茶髁?,是谁都会特别难受,更何况在一起三年多了。

      安梓璃低着头没讲话,安静了大概有5分钟,安梓璃才开口说到:“晚上我也想去酒吧玩一玩?!?/p>

      思颖听到这话有些震惊,偏着头看着安梓璃,“哈?你不是都打死不去的嘛,怎么这次..”思颖本还想继续说下去,突然明白安梓璃想‘借酒消愁’,“好,今晚开桌?!碧鹗峙牧伺淖约耗信笥训募绨?,示意道。

    ·

      一道震耳欲聋的的声线就灌入耳朵,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在酒吧内部四面八方旋转闪烁。舞池里的男男女女,随着音乐的节奏扭动着自己的腰肢与臀部。不缺乏一些打扮分外妖艳的女子从肢体上诱惑身边比较帅气高大的男人,也有不少把头发染得花花绿绿的男子在自己认为能搞定的女人面前做着各种下流姿势,外加语言挑逗。

      安梓璃安静得坐在沙发上喝酒,身边思颖热热闹闹地与她的十几个好哥们敬酒,可见她这个闺蜜在酒吧里混得也算是风生水起吧。

      “哎。思颖,你朋友怎么不多喝啊,这么漂亮的妞?!币幻嗄甓⒆虐茶髁砭?,朝思颖问道。

      “你们可别欺负她,她第一次来,别吓到她?!彼加崩乖诎茶髁砬?,笑脸相迎得说道。

      “那这样!你朋友喝了这杯酒,我们也就不为难她,是不是?”青年把倒好的一杯酒放在安梓璃面前,使眼色让身边几个人跟着起哄。

      “对啊对啊,以后常来还会罩着呢?!?/p>

      “是啊是啊?!?/p>

      思颖也不好再说什么,转头盯着安梓璃,让安梓璃自己来做决定。

      安梓璃看着面前许多人盯着她,按常理都会拒绝,可她这次来这不就是为了喝酒嘛。一句话没说,拿起酒杯将酒喝尽,放下酒杯,不忘朝那些青年们礼貌得笑了笑。

      “好!不错!”

      几个青年看着她喝完,几人对视着,不怀好意得笑了笑。

      安梓璃安静得坐在那,五颜六色的霓虹灯闪烁着,有些晃得头晕。只感觉一股热气从身体发出,有些难受,炙热得烧着。她有些不安,她确切的明白,她给人下药了!

      水。安梓璃现在只想找冰水喝,只想去厕所洗把脸冷静一下?!八加?,我去上个厕所?!?/p>

      思颖玩得正开心,也没发觉安梓璃哪里不对劲,摆了摆手示意安梓璃去吧。

      安梓璃边走边觉得热,难受得想要去死。突然撞上一堵肉墙,抬头看去,一张冷俊邪魅的脸在安梓璃眼前放大,迷人的茶黑色桃花眼紧盯着她。

      “你怎么在这?”富有磁性的声音从男子嘴里发出。

      “救我!救我,救我..”安梓璃就像抓着救命稻草似的,抓着眼前得男子。理智变得越来越模糊..

      这时,男子才察觉到安梓璃得不对劲。

      “少爷,安小姐怎么..”身后的管家看到安梓璃有些惊讶,准备问道。却见男子一把抱起了安梓璃,焦虑地往酒吧后门走,清冷的嗓音命令到:“快去酒吧附近的酒店开个房间?!?/p>

      管家得到命令,带着两个保镖先跑进附近的酒店开房间。

      男子抱着安梓璃进了酒店电梯,怀里的可人特别不乖,拼命得往男子怀里钻。痛苦的呜咽着重复着帮我两字,再加上今天安梓璃衣服没换,又是露肩,又是短裙的,在低一点,就能看到她胸前那两朵蓓蕾了...男子被弄得也有些燥热,下身有些不适,皱了皱眉头,低声怒吼道。

      电梯停在了三楼,男子加快速度得将安梓璃抱进房间,脚往后一踢,房门直接关上。房门外管家和保镖还未进去,差点鼻子就要与房门来个‘爱的亲亲’。

      管家只觉得汗颜,没事..他已经习惯自家少爷这样了。

      男子打开了厕所浴缸上的水龙头,见冷水快满出来,才将水龙头关掉,横抱着将安梓璃放入浴缸中,企图用冷水把她的理智拉回来。

      然而被烧光的理智,哪有这么容易就回来?

      安梓璃只是感觉那把火还在烧着她,冷水却浇得她凉意四起,她蜷缩在浴缸里紧紧的抱着自己,什么都无法再想,只觉得冷热交替快要把她折磨疯了。

      站在浴缸边上的男子也不好受。

      如果这个方法不能让安梓璃好受,那么,他也不会管这是不是趁人之危了。

      过了会儿,安梓璃也许是适应了这种寒冷,渐渐的不发抖了,只是蜷缩在浴缸里,像一只受了伤的小动物。她的头垂下去,男子叫了她好几声她都没有反应,也许是晕过去了。

      男子把安梓璃从浴缸里捞起来,抱着她回了客厅,将她放在沙发上。然后迅速进厕所拿了干毛巾出来。

      整体给安梓璃稍微擦拭了一下,将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盖在安梓璃身上。起身走向门口,将房门打开吩咐管家叫两个女服务员进来帮忙换下衣服。

      两名服务员帮忙换完衣服后,离开了房间,男子这才进去将穿着睡衣的安梓璃抱进卧室,放在床上,替她盖好了被子。

      随即坐在了床旁边,茶黑色的眼眸一直不离安梓璃。管家也随即跟了进来,低着头站在男子身边。

      “我必须知道今晚是谁给她下的药?!蹦凶用嫖薇砬榈每醋虐茶髁?,语气极其冰冷,双眸也渐渐冷却。

      “是,少爷?!?/p>

    总裁是个宠妻狂魔最新章节 下一章 吃干抹净还想跑?
    ?
  • 西藏航空举行“冬游西藏”总结推广会 2019-01-04
  • 中国金茂自信满满开放首个实楼科技工艺样板间:扒开面子看里子  2019-01-04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外媒记者:稳步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中国更加美丽 2018-12-30
  • 非遗展里的“甜蜜技艺” 2018-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