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届中国(麻城)微电影大赛作品征集方案 2019-06-11
  •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就美白宫6月18日声明发表谈话 2019-06-11
  • 2018年古镇镇半程马拉松公开赛今天精彩开跑 2019-06-10
  • 四川宝兴硗碛藏乡牧民与牦牛上演“别样舞会” 2019-06-10
  • 西南铁路端午假期发送400余万人次 两人不文明乘车或受失信惩戒 2019-06-06
  • 焦点图片——黄河新闻网 2019-06-06
  • 孙宏斌:乐视网有极大的退市风险 2019-06-03
  • 刚拿到!江西语文、数学高考试卷和答案来了!各地作文题哪里最难? 2019-05-30
  • 为何“最美晚霞”总在暴雨后? 2019-05-30
  • 花几十万得来的“院子”不能装修 2019-05-23
  • 媒体活力:《人民日报》探索全球 2019-05-17
  • 老年人“犯困” 内情并不那么简单 2019-05-17
  • 交20多万就能摇中南京河西南新房? 2019-05-02
  • 证监会修订上市公司治理准则 强化控股股东等约束 2019-05-02
  • 德味手表了解一下 徕卡推出L1,L2机械表德味手表徕卡推出L1-手机行情 2019-04-28
  • 浙江省快乐12走势图 > 都市言情小说 > 回头已无岸
    本书标签: 都市言情  伤感言情  善与恶结合体     

    浙江体彩11选五技巧:第九十三章未婚妻去世

    回头已无岸

    浙江省快乐12走势图 www.3rbp.com 我们仨人在会客厅里坐下。

    会客厅又是别具一格,与书房形成了古今区别。

    一个小和尚在忙碌着茶具与茶水。

    很是专注。

    普提大师开口了。

    一番只有出家人的话,让我们深受其益。

    当晚,我们没有离开。

    我与九姐两人再次细论了一下关于权爷向总公司借款的事。

    根据尤师伯的建议,可以借,但要用同等价值的物品做抵押。

    九姐感觉尤师伯的出现异常巧合。

    我也有此觉得蹊跷。

    他的不请自来,恰到时机,所说之语,也恰到用处,每句话,都会点醒我们,使我与九姐茅塞顿开。

    她认为,尤师伯是受人之托的。

    我很赞同她的这种感觉。

    不是本人事后诸葛亮,我也感觉到尤师伯背后有人指使着他的行为。

    而这个人,不难猜测,一定是我们的大姐。

    经过与权董的再三谈判,最终达成共识。

    权董旗下所有固定资产全部用来抵押换取二十亿人民币的贷款。

    当我与权董签下了合书协议书,我心里还挺沉重的。

    我借机离开了现场,躲在卫生间,盯着镜子,发愣。

    二十亿元人民币可不是小数。

    如果没有公司这个平台,我是如何也接触不到这么庞大的金钱数字。

    二十亿,就这样在我挥手间,花了出去。

    事后,我对九姐说过后怕的心理。

    九姐安慰我的同时又让我分享了她第一次挪用大量现金的那种害怕。

    权董一得到充足的资金,便紧锣密鼓地进行着收购计划。

    我们时刻关注着。

    我有所担心起来。

    这个饮料品牌一旦被权董利用,所得盈利将是不菲。

    凭权董之野心,他朝势力雄厚,不会有我们立足之地的。

    或许权董就是这样构思未来。

    我开始谋划着将来与权董之战......

    某天的下午。

    我正在给下属开会。

    生存从会议室外推门而进。

    她走到我身旁,弯下腰,耳语,说老板娘的电话。

    我出了门,问道,小娘子,怎么了?

    一听到我的声音,她象孩子一样,哭了起来。

    我边哄她边玩笑地是不是被“小小熙”欺负了。

    小小熙是即将出世的孩子的乳名。

    检查出来了,是女儿。

    正名叫殷律。

    小娘子抽泣地说,相公,伶走了。

    听到这样的消息,我的心,以及大脑,全空了。

    站在那里。

    拿着手机贴着耳朵,完全失去了知觉。

    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伶的样子。

    我的心一酸,欲哭。

    我快步小跑向卫生间。

    身为老板,我不可以在员工面前出尽丑态。

    我忍着伤痛,检查了一遍厕所,发现无人,躲进一间,锁上,肆无忌惮地哭泣。

    无声地。

    得知伶的离开,我似乎一下子就到了崩溃的边缘。

    我想倍加珍惜伶,而伶却已走远。

    小娘子因为伶的过世伤心而动了胎气。

    我们的女儿,小小熙却在伶离开后的第三天,提前来到了这个世界里。

    比预产期提前了一个礼拜多。

    面对这两种极悲极喜,我们一干人不知道是笑还是哭。

    伶的遗体被火化当天,我执意要去送了。

    当日也是小小熙出生的日子。

    大老板叫我在医院陪小娘子。

    她的理由是出于女人的心里。

    她说女人妊娩时期,心态易弱,最需要另一半陪伴。

    我有些为难。

    按平常,这样时期,我一定会寸步不离地守护其旁。

    但今天,是特殊的日子。

    是我未婚妻肉体在人间消失的一天。

    我在"失忆"中,不守夫道,忘了与伶在身的婚约,与小鹿私订终身,已然有愧于她了,无论怎么样,在今天,我勿必送自己的未婚妻一程。

    上一章 第九十二章一切如常 回头已无岸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九十四未婚妻火葬与女儿出生是同一天
    ?
  • 首届中国(麻城)微电影大赛作品征集方案 2019-06-11
  •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就美白宫6月18日声明发表谈话 2019-06-11
  • 2018年古镇镇半程马拉松公开赛今天精彩开跑 2019-06-10
  • 四川宝兴硗碛藏乡牧民与牦牛上演“别样舞会” 2019-06-10
  • 西南铁路端午假期发送400余万人次 两人不文明乘车或受失信惩戒 2019-06-06
  • 焦点图片——黄河新闻网 2019-06-06
  • 孙宏斌:乐视网有极大的退市风险 2019-06-03
  • 刚拿到!江西语文、数学高考试卷和答案来了!各地作文题哪里最难? 2019-05-30
  • 为何“最美晚霞”总在暴雨后? 2019-05-30
  • 花几十万得来的“院子”不能装修 2019-05-23
  • 媒体活力:《人民日报》探索全球 2019-05-17
  • 老年人“犯困” 内情并不那么简单 2019-05-17
  • 交20多万就能摇中南京河西南新房? 2019-05-02
  • 证监会修订上市公司治理准则 强化控股股东等约束 2019-05-02
  • 德味手表了解一下 徕卡推出L1,L2机械表德味手表徕卡推出L1-手机行情 2019-04-28